• 您好,欢迎光临可可网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

1月前

『大型古装皖南花鼓戏《麻姑与行郎》』

作者:许文波

制作;童达清

第538期

时间 很久很久以前。

地点 古宣州

人物 麻姑、行郎、敬亭、行母、行四、

荷花、草果、牡丹、太监、校卫、

轿夫。

序 幕

幕后合唱:

麻姑有意嫁行郎,

敬亭阻隔坐中堂。

千年万载难相会,

悲歌一曲哭断肠。

[天幕上,可见两山遥遥相对,巍峨秀丽。

[两山间一声巨响,又升起一座大山。

[音乐中三山隐去,推出剧名“大型皖南花鼓戏《麻姑与行郎》”。

[灯暗。

第一场

[幕启。远山近水。台上设凉亭。

[少年时的行郎、麻姑,分上。

行郎 (唱)游春来在青弋江。

麻姑 (唱)麻姑牧牛到河旁。

[幕后有人喊:下雨了哟——

行郎 (唱)霎时春雨下得急,

麻姑 (唱)淋湿我短褂麻衣裳。(抽出红绫顶头遮雨)

行郎 (唱)河边凉亭来避雨,

麻姑 (唱)何来一位少年郎?

行郎 (唱)何来一位小姑娘?

行郎 啊呀呀,这男女授受不清,我于这边打坐。

麻姑 (暗觑)呀,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呐?我……(移坐东边,拧干红绫凉在栏杆上)

[雨住天晴。河中浮出一对鸳鸯。

行郎 啊,雨过天晴了。河中一对鸳鸯戏水。可谓是“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求”……

麻姑 嘿嘿嘿。

行郎 姑娘为何发笑?难道我念错了么?

麻姑 错倒是不错,就是有点文皱皱、酸溜溜的。

行郎 啊呀呀,你也念过诗书?

麻姑 我?嘿嘿嘿……

[幕后喊:“牛跑了喽——”

麻姑 (紧张地)来喽——(欲拿红绫)

行郎 姑娘!

麻姑 (嫣然一笑)来喽!(丢下红绫跑下)

行郎 姑娘,姑娘!(拾起红绫)呀,这姑娘转眼不见,这红绫她也不要了!哎呀呀,她是不是仙女哟?(对着江水)老河神在上,受我行郎一拜,刚才那可是仙女呀?

(唱)今日事情真稀奇,

暴雨送我凉亭里。

凉亭有缘会仙女,

叫我行郎着了迷。

但愿河神做大媒,

我与她愿结连理两相依!

行四 (内喊)行郎——公子——(急上)行郎、(见公子)公子!

叫我好找哟,老夫人在家可急坏啦!

行郎 行四,我刚才遇见仙女了唉!

行四 仙女?什么仙女呀?

行郎 那仙女呀!

(唱)上穿一件青布褂,

下系麻裙如彩霞。

蛋形脸儿五官正。

端庄秀气赛菩萨!

行四 (寻思着)青衣褂,麻布裙?那可是放牛的麻姑哟?

行郎 麻姑?

行四 对,那是河那边老麻林家的独生姑娘嘛!

行郎 啊呀呀,我怎么没见过?快带我去看看!

行四 哎,那麻林原是秀才,现在虽然穷困潦倒,但规矩不小。这男女授受不清,那是不好见的!

行郎 如此说来,我与她是见不得的?

行四 见不得的。

行郎 哎,不对不对。我见到的是仙女,是仙女!

行四 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回去吧!

行郎 啊呀呀,这红绫?仙女?麻姑?(突然地)啊呀,我这脑壳儿怎么嗡嗡地叫呀?……哎哟,我这心儿怎么蹦蹦地跳……哎哟!(晕厥)

行四 (大骇)公子?公子?行郎、行郎——

[切光。

第二场

[三年后。幕开。灵堂。

[荷花、草果二丫环着重孝,扶行母上。

行母 行郎、我儿,儿啊——

(唱)一见灵堂天地晃,

未放悲声己断肠。

难道老身造了孽,

先死儿子罚老娘?

原指望为娘百年儿送终,

有谁知白发未落黑发亡!

哭儿想儿不见儿, (白:也罢!)

了此残生陪儿郎! (撞灵堂)

[二丫环急拦:老夫人,老夫人!老夫人保重!

行母 行郎,儿啊——

[幕后一声巨响。众人大惊:啊!

[行四内喊:老夫人——

行四 (上)禀报老夫人,行郎公子,他、他……

众问 怎么啦?

行四 公子,他、他喘过气来了!

众 啊!

行母 真有其事?

众 行郎公子醒来了?

行母 快快喂水抢救。(见众下)啊呀,我苦命的儿呀!(止泪)幸亏尚未下棺。我儿死而复生,真是我行家的福气,待我谢天谢地哟!

(唱) 我儿过阴又复生,

行家香脉尚可存。

不如趁儿还阳机,

娶女冲喜配成婚。

保儿性命接宗庙,

行家有后我称心!

(白)对,就是这般主意!行四,哪里?

行四 (上)在,老夫人有何吩咐?

行母 我儿长大成人,至今尚未婚配。今日死而复生,真是万幸。我有心娶一女子与他冲喜完婚,也不枉他来世一遭。

行四 冲喜婚配?

行母 你看如何?

行四 老夫人,公子虽有气转,也只能是九死一生。倘若……哎,良家女子谁还肯嫁?

行母 这我也知道。只为冲喜,我就不讲门当户对了。

行四 行郎一病三年,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看民家女子,也未必愿嫁。

行母 这……你、(不悦地)行四,老身待你如何?

行四 爱奴如子。

行母 照呀!(转笑)即然如此,你就帮我快想想谁家女子合适吧。

行四 这……老夫人,我倒想起一件事,想起一个人来了。

行母 什么事呀?

行四 啊呀,事去三年了,就那小麻姑……哎,不提也罢。

行母 麻姑?听说,我儿得病就是因那小妖精而起?

行四 老夫人,我说了,事己过三年不说也罢。就是选哪家姑娘前来冲喜呢?

行母 我就让那小妖精麻姑与我儿冲喜!

行四 这、这……

行母 行四,你带上十两纹银给那麻林老儿看病,叫他女儿过来与我儿冲喜。如不答应,你们就明娶暗抢!(下)

行四 这、这……哎!

[切光。

第三场

[接前场。二幕外。人声鼎沸。

行四 (上)有请老夫人。

行母 (上)你们回来了?

行四 老夫人,按照您的指示,姑娘我们抢来了。

行母 (横眼)嗯!

行四 哦、哦,姑娘接来了!

行母 (转笑)好,吩咐家人,立即张灯结彩,与我儿冲喜完婚!

行四 是。下面听了,与行郎公子成亲喽!

[音乐起。二家丁架着麻姑上。

麻姑 爹爹,娘!(挣扎着,哭喊不止。被架下。)

行母 荷花、草果。

荷花 草果(二丫环捧着公子衣帽上)参见老夫人。

行母 你二人就捧着这公子的衣帽与新娘拜堂。送入洞房后,你俩要好生看管!(下)

[二丫环目送行母下后,深表不满地下。

[幕后合唱 姑娘公子未见面,

死捆活绑联婚姻。

抢亲冲喜真荒唐,

怕只怕病死一人害一人!

[二幕开。

[洞房内,窗贴红喜字。烛花倏倏。

麻姑 爹爹、母亲!(哭)

[荷花、草果劝慰:“姑娘,你要保重呀!”

行母 (上)是呀,姑娘……

麻姑 呸!

(唱)骂声行家如虎凶,

仗势欺人野蛮行。

你青天白日抢民女,

伤天害理世难容!

行母 姑娘,莫瞎说呀!

(唱) 大红花轿去迎亲

白银十两换千金。

姑娘生来有福气,

嫁于行家有名声。

麻姑 (唱) 说什么大红花轿去迎亲?

说什么嫁于行家有名声?

我与公子不认识,

这门亲事谁允承?

告诉你——

你家金银我不爱,

你家公子我无情。

快快放我回家去,

侍候二老度安宁 !(哭)

行母 姑娘,莫哭啥!

(唱) 红喜佳期莫伤心,

黄土眨眼变成金。

不是姑娘长得好。

谁愿拿钱送上门?

男才女貌两相求,

老娘爱儿才成全!

麻姑 两相求?谁两相求?你家公子在哪里?为何不见?

行母 公子就在牙床上。

麻姑 在床上?

[二丫环挂起纹帐。齐喊:“公子、公子!”

麻姑 他就是公子?

行母 他就是我的儿子,你的丈夫——行郎!

麻姑 啊呀!

(唱) 连喊三声他不开喉,

连推三掌他眉不皱。

骂声行家黑心肠,

竞将我二八娇女配骷髅!

(哭)啊呀,这叫我怎么过呀?

行母 姑娘,乖乖,嫁于行家,你就是行家人了,死了也是行家的鬼。行郎有病,你好生服侍。行郎康复,还可能成为夫妻。行郎若有三差两短的话……

麻姑 怎样?

行母 你就陪葬!(转笑)这就看你的命了哟!(下)

麻姑 天啦!(昏倒)

[二丫环喂水抢救。

[幕后伴唱

想今世困于行家难出头,

想今世空坐东楼伴孤愁,

想今世日长梦长苦更长,

想今世终身无靠任欺蹂!

麻姑 (醒来)爹娘呀!(跪下)

(唱)爹娘养儿十八秋,

没有喜音只有愁。

养儿防老成泡影,

风烛残年谁看守?

我不能洞房等死神,

冲破牢笼快飞走! (欲开门逃走)

荷花、姑娘 你要到哪里去呀?

麻姑 二位姐姐,你们放我回去吧!

草果 (摇摇头)姑娘!

荷花 这前门有家丁把守,后门上了锁,你出不去呀

麻姑 (跪下)求求二位姐姐开恩!

[二位丫环急跪下:“姑娘!”

(唱)姐妹劝你想开些,

奴婢都受行家欺。

你家爹娘患重病,

靠你筹钱把病医。

行郎康复你有望,

公子夭折你更苦凄!

但愿熬个出头日,

粗茶饭供二老安度晚期。

麻姑 爹、娘!

丫环 姑娘!

麻姑 姐姐!

[三人抱哭。

[切光。

第四场

[一月后。景同前场。

[纹帐中,行郎熟睡,麻姑熬药。

麻姑 (唱)帖帖香茶用心煎,

滴滴喂给行郎吞。

幸喜行郎病好转,

麻姑虽瘦有精神。

但愿行郎早康健,

笼中困鸟好脱身。

行郎!(扶起行郎喂药)

行郎 (喷嚏)啊且,啊!

[幕后伴唱

行郎染疾困三年,

日转月移病渐松。

三年来天昏地昏屋常旋,

今觉得心悦目明神志清。

行郎 (唱)见床上大红绸被大红枕,

烛成对花成双喜字满屋春意浓。

新房中何来窈窕妙龄女——

似相识非相见无限陌生难启唇!

(白)请问,你是新来的丫头?

麻姑 (摇头)……

行郎 你是请来的女郎中?

麻姑 公子呀

(唱) 一月前病中你昏迷不醒,

客堂上抢民女冲喜配婚。

手捧着衣冠逼我拜天地,

进洞房只见你骷髅一尊。

抓香茶四十九帖桌上放,

吩咐道生是夫妻死同坟。

小民女早舀清水下药煎,、

分早晚一匙一口喂你吞。

晚夜床边和衣睡,

凄凄切切伴郎君。

公子呀,不提此事心头忍,

提往事不由我恨你娘亲!

小女欲死死不了,

小女求生生无门。

今日公子病好转,

求求你开开恩放贫女回柴门——

父母身边尽孝心!

行郎 啊呀!

(唱) 听罢此言泪湿衿,

怨声老母太不仁。

自家灾难自家受,

怎能嫁祸害他人?

姑娘呀,我母做错己错过,

行郎病好定报恩!

姑娘救我情似海,

待明日我送你转回家门!

麻姑 呀!

(唱)听其言观其貌文雅忠诚,

小民女非痴呆能辩假真!

眼前行郎乱我意,

能配夫妻无须寻。

恨之恨行家做事太凶残,

害得我二八娇女受熬煎!

虽说是爹娘做错爹娘过,

莫遗怨恨怪子孙。

俗话说毒藤最易结毒果,

怕只怕黑心育出负义人!

人言道画虎画皮难画骨,

我与他相处不久不知心……

行郎 (旁唱)

她怎一旁独自吟,

其中必定有隐因。

莫非嫌我病体身,

莫非她有好郎君。

若真如此倒也好,

行郎也有心上人!

病好我去找麻姑,

今生与她配成婚。

姑娘呀,莫悲伤莫忧愁,

有话说明好交心。

救命恩人成眷属,

行郎伴你度终身!

(白)姑娘,我……

麻姑 公子呀!

(唱)夫妻讲的是恩与爱,

没有感情怎成婚?

莫以为我孤独靠你怜悯,

莫以为救你命换个婚姻。

谅今世你我难成鸳鸯鸟,

求公子放麻姑早回家门。

行郎 (惊问)麻姑?你是麻姑?

麻姑 小女正是麻姑。

行郎 (惊喜若狂)麻姑、麻姑!啊呀呀,你就是麻姑!

麻姑 公子,你怎么了?

行郎 麻姑呀,(从枕底抽出一块平整的红绫手绢)你来看!

麻姑 (眼睛一亮)红绫?

行郎 麻姑呀!

(唱) 那年三月去游春,

你我初会在凉亭。

两小无猜解诗意,

牛跑你追丢红绫。

本想呼唤姑娘转,

谁知你去快如风。

眼巴巴望着姑娘无影踪?

却留下这无限相思苦恋情!

手捧红绫唤麻姑,

谁料知一病三年没相逢。

我把红绫压枕边,

寄我情思三春冬。

多次昏昏入冥去,

都是你麻姑唤我醒。

今日又得你相救,

天赐良缘生生死死不离分!

(白)啊呀呀,谢天谢地呀!

麻姑 你就是那凉亭相遇的公子?

行郎 是呀、是呀!

麻姑 这……呀!

(唱) 竹本无心节生枝,

春风有意藏隐私。

莫道他出生高门肚肠硬,

谁知他面对善良也心慈。

莫道他读书之人多高傲,

谁知他得遇知音情也痴。

藏绫三年情非薄,

倒叫我麻姑女意乱神驰!

行郎 麻姑,老天作伐,让你我结为夫妻,我要对天盟誓:

(唱)苍天看我跪东楼,

过路神仙请停留,

我与麻姑同生死,

莫留哪个在后头。

我若不是真心话,

化山化水付东流!

麻姑 公子,言重了!(扶起)

行郎 麻姑!

麻姑 行郎!

行郎 麻姑,你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爱人哟!

麻姑 行郎,你真是书生变公子,害我好相思哟!

行郎 麻姑,贤妻!

麻姑 行郎,夫君!(两人持红绫相依相偎)

[幕后合唱

恩恩怨怨两颗心,

红绫为媒一线牵,

今日喜结百年好,

雨过天晴月儿圆!

[行母上。

行母 (旁唱)我儿病好心欢畅,

冲喜一戏快收场。

撇下麻姑长工女,

另攀高门改主张。

(白)行郎儿,你今天能起床了?

行郎 啊,母亲!(施礼)

麻姑 婆母!(行礼)

行母 行郎儿不必多礼,快随我到后堂拜过祖宗。

行郎 那也叫麻姑同去。

行母 无须我儿多虑,为娘自有安排。人来。

[行四、荷花、草果应上。

行母 快搀公子到后堂去。

行郎 母亲……

行母 (横眉)嗯——

[二丫环扶行郎下。行郎回望麻姑;麻姑茫然。

行母 (转笑)麻姑,行郎病好,要搬到西楼攻读书文,准备上京应试。我叫行四就在这儿架上织布机让你织布,免得你没事着急哟!

麻姑 这……

行母 就这样办啦!(带一物品下)

麻姑 这……行郎!(哭)

[幕后合唱 无情利剑从天降,

棒打鸳鸯分两厢。

可怜麻姑贫寒女,

刚吐新芽又遭霜!

[幕落。

第五场

[三月后,东楼变机房。

[幕开。桌上烛泪残积。

[麻姑在织布,体瘦如柴。

麻姑 (唱)木梭引纱千万根,

根根牵动麻姑心。

时光流失又三月。

行郎为何不跨门?

麻姑多次托问询,

为何到今无回音?

难道说行郎仍是毒藤果,

难道他以假骗走麻姑心?

越思越想越纳闷,

行郎倒底何等人?

[纱断。麻姑接纱、穿梭。荷花上。

荷花 (唱)荷花送饭叹麻姑,

骂声行母赛刁狐。

三餐茶饭尽稀糊,

重霜袭花花己枯。

(白)姑娘,姑娘用饭。

麻姑 (接碗摇头)

荷花 哎,又是一碗馊糊汤。这……麻姑你等等!(下)

麻姑 荷花!你……(昏倒)

行郎 (上)

(唱)离别东楼时间长

锁在西楼作文章。

今日得缘跳窗出,

来会麻姑诉衷肠。

(见状)啊,麻姑——麻姑、麻姑!

麻姑 (昏迷)行郎……

行郎 麻姑!

麻姑 (醒)呸,不许碰我!

行郎 麻姑,是我。我是……

麻姑 你、你是个无情无义的黑心郎!

(唱)一见行郎怒万丈,

世上难找的负心郎。

甜言蜜语将我诓,

又来假意要花枪。

抽出木梭将你打,

打打打,打死你这黑心郎!

(手软,木梭落地) 爹娘呀!(恸哭)

行郎 麻姑,快告诉我,怎么会这样?不然,你就打死了我,我

也冤枉啊!

麻姑 行郎呀!

(唱)自那日婆母领你出门坎,

东楼变成囚人房。

每天织布要三丈,

三餐茶饭似泔汤。

单衣破被难抗寒,

饥饿劳累苦难当。

冤家呀——

可恨你狠心一去将我忘,

辜负我一片痴情更悲伤。

染疾病我曾几次欲悬梁,

我又恨我又想我又舍不得你

——你这冤家郎!

行郎 啊呀,麻姑啊!

(唱) 我锁西楼做文章,

整天不许出书房。

常问麻姑都说好,

谁知我妻遭祸殃?

三月未见麻姑面,

谁知我妻受熬煎?

害你受苦怪行郎,

要打要骂我承当!

麻姑 行郎!

行郎 麻姑!(喂汤)

【行母追荷花上。

行母 荷花站住!

荷花 老夫人。

行母 身后藏有何物?

荷花 (伸左手)没有什么呀。

行母 那只手!

荷花 (缩左手,伸佑手)没有什么。

行母 两只手都伸出来 !

荷花 (跪下)老夫人,我送点饭给少夫人吃。

行母 (看碗)哪来一碗白米饭?

荷花 小婢讨来的。

行母 小贱人,,你倒有怜悯之心嘛?

荷花 老夫人开恩!

行母 好啊,饿你三天,看谁送饭给你吃?(以仗击碗)

荷花 老夫人……

行郎 (转身得见)母亲!(上前接过碗来)

行母 啊,行郎,你为何到此?

行郎 我要再不来,麻姑就没命了啦!(递饭给麻姑)荷花,快喂麻姑吃点吧!(递碗给荷花)

行母 啊呀,奴才呀!

(唱) 不忠不孝的小奴才,

枉读诗书理不该

不求上进迷裙钗——

行郎 母亲,你错啦!

(接唱) 救命之恩深似海!

行母 你!哎,好一个书呆子哟,快回西楼去!

行郎 儿要在东楼服侍麻姑。

行母 呃!行郎,我儿理应加紧温课,上京应试才是呀!

行郎 上京赶考?

行母 自古男儿功名在先。

行郎 我不求官!我要在家服侍麻姑……

行母 哼,行郎!

行郎 那我搬到东楼来,一面攻读,一面照顾麻姑。

行母 不!当朝宰相敬亭大人,曾与你爹爹同朝为官,亲如手足。你的功名,你的婚姻大事,我都己修书告知。明日我就派家院陪你进京。在敬亭大人家里温课,也好在京应考!

行郎 明日就动身?麻姑这等模样,我放心不下!

行母 这有为娘安排!

行郎 你?(摇头)

行母 嗯!

麻姑 行郎……

行郎 母亲那你答应我,让荷花照顾麻姑我才放心。你若不允,我就不去!

行母 你!(无奈)为娘就依你这个犟子也就是了!

行郎 那就行。(转身)荷花,麻姑的身体,我就指望你了!

荷花 奴婢一定尽心!

行母 行郎,这次进京若有一官半职,便可让你俩成亲,如若不中……

行郎 不中怎样?

行母 不可成全!(转笑)麻姑,这叫“人不逼,不成器!”你说是嘛 ?

麻姑 这个……

行母 你给我劝劝这个书呆子吧!(下)

行郎 母亲,母亲!

麻姑 行郎!

行郎 麻姑!唉,妻呀!

(唱)行郎进京求功名,

家中你要保安宁。

我若文中夺魁首,

花轿接你到京城。

乌纱蟒袍我穿戴,

凤冠霞帔妻为荣。

熬过眼前五更寒,

东方日出遍地红。

只怨明日就分手,

撇下贤妻我心痛!

麻姑 夫啊!

(唱)行郎所言似甘甜,

麻姑心事对你明。

世上谁不图功名,

行郎放心进京城。

若落孙山不及弟,

麻姑伴你度平生。

若是文星照前程,

行郎 (接唱)你我荣耀乐无穷。

麻姑行郎 (合唱)任凭风浪平地起,

海枯石烂心更诚!

幕后合唱

悲中之乐重相识,

乐中之悲今又分!

悲乐交炽见真情,

愿此时光阴驻相依相偎心连心!

[灯光渐暗。行郎、麻姑相依相偎。

第六场

[半年后。景同前场。

[傍晚。麻姑独倚窗前。

麻姑 (唱)黄昏独倚临江窗,

数尽千只陌生舱。

今又不见行郎归,

愁煞麻姑断寸肠。

行郎进京足半年,

未听功名四海扬。

有官无官早回乡,

免得麻姑苦思想。

日思只想月快出,

夜想就盼天早亮。

天黑无心把灯掌,

聊卧牙床入梦乡。

[入梦。行郎衣帽烂缕地上。

行郎 麻姑、麻姑!

麻姑 行郎!行郎,你回来了?呀,你!……快来,为妻与你调换兰衫。

行郎 妻呀,我、我沿途乞讨而归哟!

麻姑 行郎,考场失意本是常事,只要你人回来了,也就好了。

行郎 有愧有愧啊!

麻姑 行郎呀!

(唱)名落孙山莫灰心,

留得青山不愁薪。

只要行郎志常在,

麻姑伴你攻诗文。

三冬四夏勤发奋,

有志不愁步青云!

行郎 麻姑真是贤妻!为夫我去也!(隐去)

麻姑 行郎慢走,行郎慢走!(大呼,惊醒,梦退)呀,原来我在这里做梦呀!哎呀,梦中行郎为何那等模样?哎,常言道梦做其反,但愿我夫功名有份哟!(拨灯,放下窗帘)荷花今晚为何不上东楼?(上床)我还是自睡吧。

[入梦。窗外皓月当空,群星灿烂。圆月化着立于窗前的行郎得中后的笑脸。

行郎 麻姑、麻姑!

麻姑 (梦语)行郎!(起身)行郎!(惊喜)行郎,你高中了?

行郎 我高中了,我高中了哟!

(唱)行郎进京求功名,

家中妻要保安宁。

我定要文中夺魁首,

花轿接你进京城。(隐去)

麻姑 行郎,行郎!这下可好了!(大喜)

[梦退。鸡啼天明。麻姑起床。

麻姑 好梦呀!

(唱)梦中得见行郎他,

亲亲热热一席话。

虽说相会顷刻间,

心头盛开一朵花。

金鸡报晓梦惊醒,

满腔热泪腮边挂。

下楼欲将金鸡打,

要它还我梦中他!(笑)

荷花、草果 (上)姑娘,大喜哟!

麻姑 (惊讶)我、我喜从何来呀?

草果 行郎公子得中头名状元了耶!

麻姑 哎,这是做梦,我刚才就做了这个梦呢!

荷花 这是真的。刚才老夫人言道,还传信要接你进京受封呢!

麻姑 二位姐姐取笑我了!

草果 我们不敢。你看,老夫人来了。

行母 (上)麻姑!

麻姑 婆母早安!(施礼)

行母 乖乖,大喜哟!

麻姑 婆母,儿媳何喜之有?

行母 儿呀!

(唱) 行郎进京得头名,

大红帖子送上门。

接你进京受封典,

车轿停在院中心。

快快打扮快更衣,

即刻上轿早动身!

麻姑 (激动地)行郎,夫啊!

(唱) 听说行郎中状元,

麻姑我一阵喜欢一阵惊。

多谢行郎心肠好,

不负麻姑一片情。

面朝南天拜双亲,

拜天拜地拜神灵。

辞别婆母不梳妆,

即刻启程上京城 !

(白)车轿哪里?(下)

行母 行四!

行四 (上)老夫人。

行母 可曾准备停当?

行四 一切照夫人吩咐所办。

行母 好,照计行事!(下)

行四 可怜,这丫头实在可怜哪!(欲下)

荷花、草果 (同上) 四公公,麻姑正是大喜,为甚么你说她可怜呀?

行四 这……哎!

荷花、草果 我们的好公公,你有话讲啦!

行四 你们以为真的要送麻姑进京吗?

荷花、草果 不是老夫人亲口讲的嘛!

行四 当初,老夫人为救儿子命,才买麻姑来冲喜。如今,行郎病好了,现又得中了。老夫人就不要麻姑这等穷人家孩子做媳妇啦!

二丫环 今天不是大花轿送麻姑进京了嘛。

行四 哼,她是怕麻姑会误儿子的前程,所以把麻姑给卖啦!

二丫环 啊,把麻姑给卖啦?

行四 哎,可怜,可怜啊!(下)

二丫环 这、这如何是好?(焦急万分)

荷花 妹妹,你去追轿,实话告诉麻姑不能去。我进京城告诉行郎,要公子快回来救麻姑!

草果 好,我们拼死也要成全这对好夫妻。走!

荷花 啊呀,不行啦?

草果 怎么不行啦?

荷花 我是个女子,要到京城有多不便!

草果 这……那……(急中生智)荷花姐姐,你可女扮男装!

荷花 对,就这般主意!(进内房)

行母 (边喊边上)荷花,草果?

草果 (惊慌地)在、在这里。

行母 叫你几声,为何不应?

草果 我、我没听见。

行母 快把东楼东西检捡,呆在这里干甚?

荷花 (改扮上)妹妹……

草果 你快走,你快走!

[荷花见状,急下。

行母 哦,叫你不应,原来你在这里私会?他是何人?

草果 他……

行母 快说!

草果 她……

行母 看来,不打,你是不说的!

草果 (跪下)老夫人,她,他是我表兄!

行母 小贱人,分明是胡说八道。他一定是你的野男人。别走!(欲追)

草果 不,不!(抱住行母腿)

行母 不要脸的东西,(操起剪刀)我把你这脸皮剪掉。(剪剌)

草果 啊!(伏地片刻,猛起,己是满脸鲜血。怒指行母)你,你这个狠毒的老妖婆啊!

(唱)麻姑救了你儿命,

你把恩人当仇人。

假传行郎报喜讯,

骗卖麻姑到他村。

草果见事心不平,

惨遭毁面血淋淋。

今天豁出一条命,

戳死你保麻姑逃出囚囵!

[草果与行母拼搏双双倒地。草果爬起,见状大惊。

草果 (义无反顾地)去救麻姑要紧!(亮相)

[切光。落幕。

第七场

[敬亭官邸。

敬亭 (上)

(念)天下学子千千万,

科场中选不足千。

唯有行郎夺魁首,

一举成名天下传。

本相敬亭,万岁宠爱,奉旨招选天下奇才。今有江南才子行郎人品出众,得中了头名状元。他母亲来信,要我座堂招婿,岂不美哉!

[内报:“报,新科状元到!”

敬亭 有请!

[内喊:有请状元公!行郎官戴整齐,随家院上。)

行郎 (念)当官方知官场烦,

日巡夜访酬周旋。

宗司大人传行郎,

连夜打道访天官。

敬亭 状元公请!

行郎 恩师大人请!

敬亭 行大人请坐!

行郎 恩师大人请坐。恩师大人在上,受小侄一拜!

敬亭 啊呀呀,老朽不敢当,不敢当了呀!

行郎 恩师大人与我父当年同朝为官,乃是小侄恩伯。行郎进京又蒙大人呕心教诲才有今天,理应受我一拜!(施礼)

敬亭 哈哈哈哈,贤侄请坐,贤侄请坐!

行郎 谢座。恩师传学生前来,不知有何教训?

敬亭 贤侄呀!

(唱) 状元公才学超群鳌头占,

老夫我有心联姻把亲攀!

小女年方十八岁,

养在深闺一牡丹。

只要贤侄不嫌弃,

喜结良缘两家欢!

行郎 这……

敬亭 你看如何?

行郎 大人啦?

(唱)春风得意春色艳,

恩师宠我恩如山。

蒙恩师细教诲得中状元,

许千金配凤鸾恩高过天。

我本当结良缘扶摇直上,

怎奈我难从命还望海函!

敬亭 啊,这是为何?

行郎 大人啦!

(唱)只因一病卧三年,

枯树逢春质却单。

恩师令爱洁玉体,

另择高婿配姻缘。

敬亭 (唱)状元不必太自谦,

莫非嫌我女牡丹。

叫家院——

家院(上)在。

敬亭 (接唱)后楼去把小姐请,

客堂来见过你新科状元。

行郎 这、这、这,大人……

敬亭 嗯!

[丫环引牡丹上。

牡丹 (唱) 爹爹堂前将儿唤,

深闺引出我小牡丹。

谢爹爹为奴家择配俊郎,

言传到状元公才貌双全。

欲上前不由人心跳腼腆,

叫丫环前带路去见状元。

(白)见过爹爹。

敬亭 儿呀,上前见过新科状元行大人!

牡丹 (唱) 牡丹女在此厢偷眼观望,

状元他气宇轩昂赛潘安。

羞答答忙上前虔诚一礼——

(白) 行大人,小女牡丹这厢有礼!

(唱)只等他吐衷肠花好月圆!

行郎 呀!

(旁唱)恩师爱女站堂前,

名门闺秀似天仙。

上前一步百年好——

退后一步能过关!

敬亭 (接唱)只要状元一开口,

美满姻缘到百年!

行郎 (唱)美满姻缘到百年,

叹那麻姑堪可怜。

狠心老母将她抢,

洞房烛泪泪不干。

行郎荣幸登金榜,

岂能将她抛一旁?

眼前纵是天仙女,

抛弃麻姑难上难。

再若托辞来推绝,

冒犯天官定难堪!

左难右难难坏我……

(夹白)这……有了!

(唱) 忙施一礼谢牡丹!

(白)牡丹……妹妹呀!

(唱)你我兄妹亲生一般!

众 (白) 你倒怎讲?

行郎 (接唱) 与牡丹结兄妹亲生一般!

牡丹 啐!爹爹,这……

敬亭 行郎,这门亲事你愿是不愿?

行郎 大人,我在家己娶麻姑了!

牡丹 啊,爹爹,他家己有妻房,你害得女儿好苦啊!(哭下。丫环追下)

敬亭 这?哼,行郎,你不要一派胡言!古人言:“婚姻大事,父母作主。”你母来信要我招婿。你敢违命?

行郎 啊呀,好糊涂的母亲啦!

(唱)怨恨老母太无理,

为何要我再招婿?

麻姑本是我的妻,

为何背后玩把戏?

我与麻姑情义深,

下圣旨我也不把麻姑弃!

敬亭 啊,你!

[内声:“圣旨到!”太监捧旨上。

行郎 (暗喜旁白)这下我好脱身走了哟!

太监 敬亭、行郎接旨!

[行郎、敬亭跪称:“我主万岁,万万岁!”

太监 敬爱卿,状元公听旨:

(念) 状元才高人品强,

庆喜我朝得栋梁。

咸阳公主许行郎,

招为驸马四海扬!

行郎 啊呀

太监 (接念) 敬亭爱卿当大媒,

即刻进宫拜花堂!

敬亭 啊呀!这、这、这!

太监 宣旨己毕,带旨回宫!(下)

行郎 啊呀,恩师大人,我家有麻姑怎么办呀!

敬亭 哼,我家牡丹又怎么办呀!

[二人各自焦急万分。

家院 (内报)相公!(上)相公!(拉行郎起来)

行郎 家院,何事惊慌?

家院 相公,你家出事了!麻姑她……

行郎 (拉家院至一旁)麻姑怎样了?

家院 刚才丫环荷花女扮男装送来急信说,麻姑她、她被老夫人卖掉了!

众 啊!

行郎 麻姑!(晕倒)

[切光。落幕。

第八场

[远山近水。

麻姑 (内唱) 车轿匆匆往前赶——

[轿夫推车、麻姑上。

麻姑 (唱)京城去看我行郎!

看看他别后颜容可憔悴?

看看他三餐茶饭可甜香?

看看他深秋可知暖与凉?

看看他读书人怎过的考关?

轿车匆匆跑得欢,

京城见面问我郎:

问郎君京城可曾把妻念,

问郎君梦中可曾梦他娘?

告诉他我在梦中常相见,

告诉他人各东西牵断肠!

风尘颠簸不觉苦,

夫妻相会如尝蜜糖!

(白)轿公?

轿夫 在!

麻姑 快走哟!

轿夫 是。

[园场。轿夫推轿身段表演。

[远处传来锣鼓鞭炮声。

麻姑 轿公,前面锣鼓喧天,到了甚么所在?

轿夫 待我上前打探打探。(下)

麻姑 (唱) 轿夫前面把路探,

麻姑女猛然想起婆母娘。

她虽抢我来冲喜。

要不然哪有良机配行郎?

只因她是行郎母,

做儿媳就要尽孝莫徘徨。

上京后劝我夫容妻归乡,

回庄院日夜常守婆母旁。

冬问热夏问凉递水送汤。

甜与福尽母享苦我承担!

[轿夫暗上。一旁自叹。

轿夫 好一个孝顺的媳妇,可就碰上个黑心的婆婆哟!

麻姑 轿夫公公,前面是什么村寨?

轿夫 呵呵,就要到啦!啊……(己觉失口)

麻姑 (一惊)怎么?京城怎么这么快就要到了呀?

轿夫 哦,不、不、不,哎,是、 是、是。还是快走吧!(起车,速下。)

[幕内,马蹄声急。

行郎 (内唱) 星夜催马回家园——(上)

(唱)归心似箭欲飞天。

麻姑怎能被骗卖?

老母又造弥天冤。

挥鞭策马夺路行,

急追麻姑好团圆!(下)

敬亭 (内)马来——(带人役追上。)

(唱)行郎状元太愚蠢,

招赘东宫赛神仙。

如今圣上龙颜怒,

害我受累气难咽!

(气喘。白)哎呀,这万岁有旨,行郎立即回朝完婚。如若不然,严惩不贷!哎,害我女婿招不成,还要受牵连!人来,追!

众校卫 是!(引敬亭大人下)

[草果内喊:“麻姑!”追上。

草果 (唱) 奋不顾身追车行,

衣襟汗湿染风尘。

腿酸脚破何所顾,

追上麻姑报真情!

(追麻姑圆场喊):轿公停停。(拦轿)麻姑——

麻姑 你是何人?啊,你是草果?为何这等模样?

草果 麻姑呀,行母她嫌你出身贫寒,得纹银百两将你卖、卖掉啦!

麻姑 啊!草果,可不能乱讲呀!

草果 你还不信?你看我这脸就是被她所伤。她还逼行郎另攀高门!

麻姑 不、不可能!

草果 你还不信?你问轿公便知!

麻姑 轿公哪里?

轿公 哎、哎,在、在。

麻姑 轿公,她们要把我卖到何处?请公公实言相告!

轿公 这……咳,讲了吧!

(数板)姑娘莫埋怨,

轿夫吐直言。

行母确实将你骗,

眼看卖在河那边。

轿夫只管推车轿,

买卖与我无牵连。

麻姑 啊呀!(昏厥)

草果 姑娘醒来,姑娘醒来!

轿夫 哎,实在可怜啦!这工钱我也不想喽!(下)

麻姑 (唱) 东楼半年梦方醒——

[女声伴唱 梦方醒,梦方醒!

麻姑 (唱)满腹希望成泡影——

[女声伴唱 成泡影,成泡影!

真情难改人间苦,

富贵贫贱怎能平?怎能平?!

草果 姑娘!(扶起)

麻姑 (唱) 麻姑这里跪埃尘,

拜拜爹娘拜祖宗。

实指望花落结果个个实,

那知道嫩笋成竹节节空!

可恨行母黑心肠,

硬逼麻姑死里行!(欲跳河)

草果 (一把拉住。二人哭)姑娘,你不能寻短见呀。荷花去找公子快要回来了。

麻姑 我己被卖,我们就不是夫妻了!他、他回来又有何用啦?

草果 麻姑,行郎公子对你是真心的呀,

麻姑 行郎,你不是我的夫了,你、你还是我的哥哥、哥哥亲人啊!

(唱)我的哥愿你高官回家转,

我望哥河边为妹哭几声。

妹妹好比水中鱼,

遨游千里随哥行。

鱼儿离水不能活,

莫让妹魂任漂零!

行郎哥呀我的亲——

来世再做哥的人!

草果 麻姑,行郎虽和你拜堂没成婚。可他是真把你当他的妻子呀!

麻姑 行郎,冤家,我是你的妻呀!

(唱) 两小无猜两相识,

捆绑成婚未成亲。

为妻我今死九泉多遗憾,

恨苍天活活割断恩爱情!

(白)行郎!(哭止)为妻去了!(二跳河)

草果 (急拦)姑娘!

[内喊:“麻姑、麻姑——”

草果 姑娘,公子,是公子来到了!

麻姑 行郎?

行郎 (上)麻姑!

麻姑 行郎,行郎!

[ 二人痛哭。

行郎 麻姑,我的妻!妻呀!

(唱) 我妻怎能寻短见,

细听为夫劝告言。

老母做事亏待你,

行郎对你情意坚!

你若一死抛下我,

岂不毁了并蒂莲?

你若一死抛下我,

鸳鸯失伴多可怜?

你若一死抛下我,

只怕行郎命难全!

(白)麻姑,我的妻呀!

(唱) 富贵不淫有古训,

行郎为人守诺言。

敢冒天颜往家赶,

只为你糟糠之妻我的命!

(捧出红绫)麻姑,你看,自从凉亭初会到今,我俩的心就如这红绫——红红艳艳啦!

麻姑 (感动地)行郎!(两人同捧红绫站起,拥抱。)

[幕后伴唱

男女婚姻是缘分,

风风雨雨惊苍天。

红绫牵就千古缘,

死去活来情更坚!

草果 公子、麻姑,我们回去吧!

行郎 麻姑,我们回家!

[内喊:“圣旨到——”校卫引敬亭大人上。

敬亭 行郎听旨!

行郎 这……(跪)万岁!

敬亭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新科状元行郎,即刻随旨回朝完婚!钦此!”

行郎 大人,这圣旨,行郎接不得呀!

敬亭 若不接旨,就要削去功名,摘除官戴!

行郎 (抢白)只要不离开麻姑,这顶乌纱我不要了!(抛乌纱)

敬亭 你!

麻姑 (急止)行郎!

行郎 麻姑,我心己决,与你回家甘度清贫!

麻姑 行郎啊!

(唱) 麻姑只是贫寒女,

怎能害你毁前程?

命中苦难我承担,

不能屈你状元郎。

行郎 (唱) 风雨同舟战洪凶,

弃官革名心如冰。

你我逃脱人世难,

天长地久傲苍穹。

(脱去蟒袍,抛至路边)

敬亭 行郎呀行郎!你若执意不归,犯下欺君大罪,便要殊连九族,连老夫的性命也难保呀!

行郎 啊呀,天啦!

(唱)恨苍天为何不睁眼?

造孽累累害苍生!

婚姻到底谁做主?

朝朝代代留冤情!

无情的硬要捆绑成夫妻,

相爱的真情相结又不容!

是王法?是邪念?

毁灭多少生死盟?

我与麻姑结同心,

同生同死同登阴阳城!

麻姑 行郎!

(唱)行家不可没有你,

不可为我害众人!

麻姑被卖心己死,

转世再来伴夫君。

千言万语叹不尽,

刀割肝来心插钉。

来是悲,去是恨,

清水河内葬清名!

(白)行郎,你看谁来了?(急趋跳河,水柱冲天)

行郎 (张望,见麻姑跳河,急呼) 麻姑、麻姑,我也来也!(举着红绫跳河)

二丫环 麻姑!行郎——

敬亭 啊呀呀,麻姑、行郎如此恩爱呀!这这这……

二丫环 (怒指)就怪你们这些有钱有势人!

敬亭 啊呀呀,行郎、麻姑,老夫来救你们了!(跳河)

[三声巨响。敬亭手牵麻姑、行郎随天幕的三山冉冉升起。

众 (惊呼)麻姑——,行郎——敬亭大人——

[幕后合唱

麻姑有意嫁行郎,

敬亭巍巍坐中堂。

红绫化桥两相牵,

爱情悲歌千古扬!

[合唱声中,天幕上三山鼎立,彩虹横架,秀丽迷人。

[落幕。剧终。

转载声明:笑话《大型古装皖南花鼓戏《麻姑与行郎》》文章于2020/06/08 15:26由搜狐网的搜狐号(宣城历史文化研究)转载,《大型古装皖南花鼓戏《麻姑与行郎》》文章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如果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33 人围观 0 人评论

评论列表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