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光临可可网

大鱼文学

1月前

『【大鱼文学】:01:同学,你差点把我砸毁容了知道不?|《那时微风正好》』

话痨小太阳·天才击剑选手 vs 腹黑小仙女

我把时间如数献给我的梦想,

可鲜花,掌声,荣耀,都不及你。

作者 | 灼灼不停

第一章 炎炎夏日,初初遇你

八月。

空气黏稠而炙热。

香樟顺着操场边缘围成一小片郁郁葱葱的树荫,气温接近38℃的高温,烤得后背已有大片的黏腻感觉。

“亲,APM开始报名了哟。”

“今时不同往日,今年我和亲纯当观众哟。”

“只要亲一声令下,我立马滚回国陪亲共度良宵共赏美景哟。”

半天没有人应声,唱了半天独角戏的某人语气陡然一变:“陈珂!回魂!”

陈珂刚整理完班上两箱子学生档案,走出办公室时只觉天旋地转,两眼发黑,此时好友杜比音效式嗓音直接贯穿入耳,彻底把她的魂给勾了回来。

她反应慢三拍:“我刚开学,怕是没这个闲情逸致了。”

电话那头的人一听,立刻大呼小叫起来:“你们临大这么硬核?这才几月份啊,难不成国内应试教育的‘爪牙’已经伸向大学生了?”

陈珂心想大小姐您猜得没错,当其他学校的新生尚且瘫在家里吹空调啃西瓜时,临大新生早已集合完毕,不仅度过了‘地狱式’严苛军训,还顺带考完了入学考试。

是的,入学考试,不管哪个专业,不管哪个学院,统一的语数英三张卷子。当初这消息随录取通知书传来时,瞬间招来无数外校学生的嘲讽和无数校内新生的哀号。

“你学什么专业来着?”

陈珂回答:“计算机。”

那头的人沉默了好久:“Sorry,我稍微脑补了一下未来陈小姐架着黑框眼镜,穿着格子衫人字拖和一群糟老头子一起坐办公室敲代码的凄惨场面。”末了又补充,“阿弥陀佛,还有可能秃头。”

陈珂被她不着调的话逗笑了:“你这是偏见。”

“成成成,我一学渣天生对学习有偏见,不然也不会被我家老爷子强制送来接受美利坚教育。”对方笑嘻嘻道,“不和你扯了,我导师让我滚去他办公室挨批,姐们要是渡过今日一关,改日绝对抽空溜回去看你。”

陈珂应了声,赶紧挂断。

身后操场传来哨声,这个点军训刚过,却依旧有不少学生成群地扎在跑道,仿佛谨遵临海大学校训第一条:学识与汗水成就明日辉煌。

辉煌谈不上,计入期末考核的校园跑才是最令人发指的。

她边走边在手机上进入CG论坛。

临海APM,如今知名度最高的全国性花剑冠军赛。

大半击剑选手济济一堂,早在官网PO出报名信息时就吸引了各大体媒的密切关注。

网上都猜,今年夺冠的团队和个人,是否继续由老牌花剑俱乐部CG摘得。

评论下一水儿都是肯定。

陈珂将新帖粗略浏览了一遍,她已经很久没登录过CG的论坛,浏览记录还停留在三年前的注销页面。

她退出账号,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抬头瞧了眼亮晃晃的太阳。

又是一年盛夏。

她垂眸,隐去神色里的一丝落寞。

又是一年,新赛季的开端。

陈珂右眼突兀一跳。

她停住脚步,伸手轻轻按住右眼。

这只眼是跳财还是跳灾来着……

她纠结不过十秒钟,就听见前方传来一声惊呼。

陈珂一愣,尚且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面前已然盖下一道黑影,抬眼间黑影由小变大,掀起滚烫热风迅速与额头来了个亲密接触,她猝不及防,正中眉心。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传来。

看来是跳灾。

陈珂感慨自己这时还能在心底吐个槽,她捂着额头,从指缝间远远瞧着一个皮肤黝黑的胖子极快掠过自己,朝球的方向飞速狂奔,刚才那声充满惊恐的土拨鼠尖叫也是出自这人。

“霍然你是真的狗!我的限量版篮球啊!”

又一洪亮声音响起,带着少年特有的蓬勃朝气。

“球你大爷,你跑过去时视力2.0的大眼珠子没看见砸着人了吗?”

声音刚停,叫作霍然的男生已经跑到陈珂面前,一米八多的个头将烈阳挡得死死的。

从下往上看去,足弓高,小腿紧实,肌肉线条细长,她习惯性在心里做评估,真是好苗子。

而且,浓眉大眼,颜值很高。

“朋友,没被砸傻吧?”

见女孩捂着脸没个回应,霍然立马慌了,抖着手掏口袋半天也没掏出个创可贴来。

“我的青天大老爷啊,真砸傻了。”

他欲哭无泪,正思考要不要大声喊个救命,胳膊突然被人一搭,一个声音从下面悠悠传来:“同学,你知不知道我鼻子刚做好的,你差点把我砸毁容了知道不?”

霍然虎躯一震,三观一碎,立马非常诚恳地弯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你从哪家医院出来的,我出钱,现在把你送回去再加个疗程矫个正,你看成不成?”

陈珂捂着脸没动,整个人笑得一抽一抽的。

霍然是真的信了,直接掰开对方两只碍事的手:“我帮你看一下啊,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他轻轻拂开对方的刘海,视线从额间白皙的皮肤向下探去。

“好啦,好啦,我真的没事。”陈珂快笑炸了,快编不下去了。

“怎么可能没……事?”

陈珂干脆垂眸直视他。

两人目光交错间,他冷不丁撞入一双如小鹿般湿漉漉的笑眸。

女孩是鹅蛋脸,五官精致,清秀绝俗,整个人虽瘦却不贫瘠,连露出的锁骨都好看得错落有致。

他心跳没由来地漏了一拍:“你……你别骗我。”

这句话配上这个表情就显得很白痴,陈珂叹了口气,心想骗过了,于是柔着声,讨好道:“没骗你啊。”

他这才慌乱地起身。

“那个,鼻子没事就好。”他又问,“敢问朋友尊姓大名?”

“陈珂。”

“这个‘珂’是……”

陈珂伸手在掌间比画:“一个王字边加上可口的‘可’。”

“汗血到王家,随鸾撼玉珂,指的是玛瑙白玉,真是好名字。”他含着笑,“我没说错字吧。”

陈珂倒是惊讶。

这年头能把诗句信手拈来的男生算是少见了,她问霍然:“你是文学院的?”

霍然摇头:“不是,我体院的。”

“……”

壮哉我临大体院,语文学得如此出色。

“我叫霍然,那什么,有事就找我啊,保证随叫随到,负责到底。”霍然摸了摸后脑勺,嘴角仿佛天生上扬,笑得人畜无害,很让人心生好感。

陈珂越看越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手机恰时响了。宋小时发来的短信,问她怎么还不来。

今天有新生入学典礼,很重要,辅导员要挨个儿点名,陈珂瞧眼时间,幸好还有一个小时。

她立刻和霍然道别,顺便真心实意地建议:“霍然同学,以后最好别在路中央打篮球啦,真的很容易重伤像我这样身高二等残废的。”

她比对方活生生矮了一个头。

霍然连连答应。

直到女孩走得连人影都不见一个,霍然还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盯着。

潘齐抱球慢慢从旁边挪过来,感慨道:“霍大少爷,您这司马昭之心快尽人皆知了,赶快把哈喇子擦擦,淌地上了。”

霍然摩挲着下巴:“齐儿,是我这饱含智慧的大脑出什么问题了吗?我怎么觉得刚刚那位可爱的小同学越瞧越熟悉呢。”

“你是该熟悉。”潘齐说,“人家是计算机系新评出的系花,俗称临大小仙女,温柔可爱,男女通吃。”

“小仙女啊……”霍然露出一个傻笑,“嘿,挺贴切。”

语毕他觉得哪里还是不对,沉默好久,才恍然大悟:“想起来了,我和她是一个高中的。”

潘齐嘴角一歪。

“可以的,然哥,不愧是十九年的单身狗本狗,这么好看的校友现在才想起来。”

霍然反手就是一巴掌。

“你知道什么,她上了个高一就转走了……再说又不是同班。”他说到一半止住声,半晌又复杂道,“不对,我和她确实单独见过一次,而且过程还很不友好。”

潘齐来了兴致:“怎么说?”

“应该是……高一月考那次,爷考到脑细胞死光,在教室睡到天黑才出门,结果脑子一抽,也有可能是没睡醒,一脚就踏进了女厕。

“当时爷养了三个月的腹肌,那线条,那身材……爷一进去就被镜子里的自己给吸引住了,并没有发现今天的厕所构造有何不同。”

“然后呢?”

讲了半天,女主角还没出场。

“然后当我正对着镜子展示强而有力的臂围和结结实实的腹肌时,小仙女一个推门就进来了。”

“……”

“我当时是真的考试考傻了,叼着衣领子冲她一个劲儿地乐。”

霍然还记得自己说的那句话:“朋友,走错了吧?”

“她听了是不是觉得你是个变态?”潘齐十分真诚地发问,换成自己,可能还会冲上去踹他两脚。

“那倒没有,她说了句对不起就走了。”

霍然属于乐天派类型,大脑定期排掉那些丢人的记忆,早在那日他后知后觉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后,就已经选择性忘记如此不好的初遇。

万万没想到,两人再一次重逢,依旧不好。

“等等,那她的鼻子是纯天然的啊,我记得高中就长这样了。”霍然此刻才后知后觉,“她刚刚在耍我!”

一旁潘齐瞧了眼自己黑炭似的胳膊,羡慕道:“话说都是刚刚军训出来的,小仙女怎么就晒不黑呢?”

他脑回路和霍然肩并肩,一向很有特色。

霍然懊恼完了,慢条斯理地回答他:“人家,小仙女,喝露水的。”

他顿了顿,接着说:“你,搬砖的,喝水泥的,这能一样吗?”

潘齐面无表情地冲他“嗷”了声,两人分开,非常熟练地抡拳开打。

《那时微风正好》已经上市啦

转载声明:笑话《01:同学,你差点把我砸毁容了知道不?|《那时微风正好》》文章于2020/06/08 15:26由搜狐网的搜狐号(大鱼文学)转载,《01:同学,你差点把我砸毁容了知道不?|《那时微风正好》》文章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如果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24 人围观 0 人评论

评论列表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