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光临可可网

爆笑小姐

6天前

『【爆笑小姐】:十条段子:胖子是谦虚,而你是真不会』

1今天有人找我打乒乓球。我说你确定要和我打?她说怎么了?我跟她说最多打三球,我就能把你打的,你就不想和我打了。她说你那么厉害?我说,你知道那个不懂球的胖子吗?她说,知道啊,乒乓球教练嘛!我说我就是不懂球的那个瘦子!!!打了两球过后,她来了一句 那个胖子是谦虚 而你是真不会啊。

2我大学时期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外号叫二傻。 二傻姑娘心地善良,小学时候她爸爸带回家一只肉鸽,打算过两天杀了吃肉。二傻觉得这肉鸽太可怜了。于是,一天下午她趁她爸妈去上班的时候,想把那只肉鸽放生,就把窗户打开,学着电视剧里面的情景,特深情地将鸽子扔了出去。可是,她不知道肉鸽不会飞呀,妈呀这可是七楼呢。

3有次周六晚上老公一边剥指甲一边说:今天早上穿袜子的时候感觉有点小脚趾头处搁脚,以为是袜子的小毛球。穿好去上班。上班时还是感觉非常难受,不停的蹭脚,试图把毛球挤到脚趾头缝里(相信大家能理解……)未果,继续难受,直到下午实在受不了了,把袜子脱下来,发现一只硬壳虫顽强的在味儿鲜美的袜子中伸展脚脚。老公诧 异的捉出来放在桌子上,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虫虫不一会就死了,动都不动。还爱上那味儿了?

4我家自产葡萄,带来一些特产给同事吃,当然包括我大领导(虽然我平时看他很不爽)。给他两种葡萄,他吃完了一种,剩下的一种来我们办公室给我退了回来,他说这种太酸了(其实是酸甜的),他喜欢吃甜的,这倒没什么。他和我小领导说,他就想不通了,大家不是都喜欢吃甜的吗?怎么能有人喜欢吃酸的?我在旁边神补了一句,那醋都卖谁了……他思考了几秒,为了缓解尴尬,说了句,不是一个酸,哈哈哈

5想起来大学军 训时候的小事,那个时候姐很彪 悍…… 军 训最痛苦的就是站 军 姿,我一般会在裤子口袋藏一筒草莓糖,防止晕倒+转移注意力。 某天开始站 军 姿,我看着教 官走到队伍的另外一头去了就偷偷开始剥糖纸,没想到教 官眼尖看见我了,大喝一声:“XXX!你干嘛呢?!!!” 我立刻立正大喝:“报告教 官!我要吃糖!” 而且喊得十分大声啊…… 前排的姐妹们一边使劲忍住又集体抖肩膀的样子啊……教 官 大人的脸都青了……后来竟然放过我了……

6记得上高中时同学们家里条件都不好,很少吃肉菜,班里几个同学一起吃饭,其中一个打了份萝卜炒肥肉,一个肥肉片没炒熟,他咬了一口就放在盘子旁边了,一会儿又有一个同学来坐一起吃,新来的一看那哥们盘子有肉,问都没问就夹到嘴里了,没咬动,就放到自己盘子旁边了,一会儿又一个同学来了,肉片又一次被咬了一下

7一个来自山东的学生和一个来自他同一宿舍的北方人去杂货店买方便面。在路上,北方人对他说:“整块牛肉吧,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山东人不知道这个“整”是什么意思,所以他问了北方人后,告诉他“整”字就是吃的意思。 又有一次他们一起去厕所,碰巧厕里今天停水一天了,里面满目疮痍、氨气熏天。只听北方人拍了拍他的大腿:“这怎么整啊?” 山东人听到后脸都黄了,双手扶着墙呕吐起来。

8高中美术生,在外边老师租的画廊学画画。一天房子的房东说想杀鸡吃,我们一女画友自告奋勇要锻炼一下自己胆量杀鸡,于是房东把刀递给了她,她拿起刀对着鸡脖划了几下,鸡流血了,在她手里不动了,她就扔地上了!告诉房东大功告成。不成想一会鸡又站起来了,我们笑的不行了,房东笑着说赶紧过来,继续! 她又拿刀对着鸡脖划了几下,鸡不动了,又扔地下,没一会鸡扑腾了几下站起来,院子里还跑了几圈,顺便水池喝了几口水。当时就把她气的不行不行,把我们也乐得不要不要的

9最近蚊虫肆虐,想起以前的一好玩儿事。 话说大学有两闺蜜,我们三个都有点招蚊子而且别叮就会肿好大的一个包。 所以天天驱蚊水喷无数次。 一日我们坐在我宿舍聊天,还有其他室友一共五六个人,围坐一圈。 坐定以后我们三个就开始喷驱蚊水,还往周围空中也喷了点。 顿时周围很浓郁的一股驱蚊水味儿, 这时看到一只蚊子翩翩向我们飞来, 刚到达我们头顶就直线下降, 然后歪歪扭扭挣扎着往前飞, 一出我们那个圈子立马逃之夭夭了, 那一晚上我们没一个人被蚊子叮。

10鄙人姓张。 今天,邀女神一块儿吃饭。 女神难得的爽快应约,甭提多高兴。 对坐边吃边聊,氛围极佳,兴奋难抑。 突然,女神深情地大呼: “张…张郎!” 听到此呼,一阵晕眩,立马热血上涌。 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 不由猛一抬头,望向女神。 一瞥间,一只大蟑螂在身上快速爬着。 女神正花容失色地盯着我。 急忙起身,使足力气,对着蟑螂就是狠狠一弹。 不偏不倚,蟑螂落到了女神的脖子里。

转载声明:笑话《十条段子:胖子是谦虚,而你是真不会》文章于2021/04/08 09:20由搜狐网的搜狐号(爆笑小姐)转载,《十条段子:胖子是谦虚,而你是真不会》文章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如果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5 人围观 0 人评论

评论列表

发布评论